江蘇、北京兩位女大學生村官的公益扶貧之路

2018-06-08 13:42:48 來源:大學生村官報 作者:張靜姝 點擊:
  近日,江蘇省泰興市分界鎮趙莊村大學生村官任冬琴受邀登上江蘇綜藝頻道“味道”欄目,講述了她幫助留守兒童的公益故事。無獨有偶,北京市房山區良鄉鎮南劉莊村大學生村官任高旗,他雖然沒有上過電視,卻用片片愛心,幫助受傷的“天使”翩翩高飛。讓我們走進這兩位村官,讀讀他們的公益故事,或許對你有所啟迪。
  任冬琴 樂做孩子“心靈花園”園長
 
  在如花似玉般美好的年齡,她選擇把自己的美好青春留給留守兒童,將本該對鏡梳妝的時間獻給了孩子們。她說,在孩子們的眼中,她是最美的。她叫任冬琴,是江蘇省泰興市分界鎮趙莊村留守兒童的“守護神”。
 
  2013年,任冬琴從江蘇師范大學南京校區畢業,同年7月,被省委組織部選聘到江蘇省泰興市分界鎮趙莊村成為一名大學生村官。
  任冬琴(右二)組織醫生為留守兒童檢查視力。
 
  “第一次走進村小,我發現留守兒童和普通孩子有明顯區別。”任冬琴說,他們或是躲在角落里,或是低頭坐在教室里。無論自己說什么,他們都不太會搭理,也不會抬頭進行眼神交流,似乎對陌生人充滿了恐懼。
 
  “孩子的健康成長是最重要的。”任冬琴決定,利用課余時間給留守兒童上課,讓孩子們勇敢展示自我。當任冬琴第一次走進教室為孩子們上課時,教室里卻鴉雀無聲,沒有一個孩子和她互動。為了緩解緊張氣氛,任冬琴自我介紹說,她不是老師,是一起玩游戲的大姐姐。慢慢地,孩子們變得活潑起來。為了調動孩子的積極性,任冬琴用自己買的兒童讀物作“誘餌”,“誰主動站起來做自我介紹,就發給誰一本書。”有了這個小獎勵,愿意做自我介紹的孩子變多了,課堂氣氛一下活躍起來。下課后,一個孩子在日記中寫道:“我很喜歡任姐姐,希望她以后經常來給我們上課。”她和孩子們相處得很融洽,誰有悄悄話都愿意告訴她。
 
  “孩子們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任冬琴說,王思甜曾是最害羞的一名學生,因此自己一直用眼神和她交流,示意她勇敢地舉手。一次,王思甜猶豫地舉起了手,任冬琴立刻喊了她的名字,并讓其他孩子一起鼓掌。最后,小思甜勇敢地站起來回答了問題,雖然聲音不大,但任冬琴仍對她進行了勉勵。“真的好欣慰。”任冬琴說,現在小思甜比以前大方多了,見人主動打招呼,前天還留自己在她家吃飯。
 
  任冬琴不僅堅持給孩子們上文化課,還爭取機會給孩子們提供展示自己才藝的平臺。王文欣是一個特別愛唱歌的小女孩。一次,任冬琴偶然在電視上看到南京電視臺《超級寶貝少兒達人選拔賽》,想到王文欣愛唱歌,任冬琴就幫她報了名。讓任冬琴沒想到的是,參賽歷程異常艱難,來回南京的奔波、食宿的壓力、參賽服裝的問題接踵而至。當兩個月的工資被用光,捉襟見肘的日子來臨時,任冬琴第一次感受到了做公益事業的壓力。最后,王文欣順利進入了決賽,給農村兒童爭了光。現在的王文欣經常主動找任冬琴聊天,比以前自信多了。
 
  任冬琴和孩子們的故事,引起了媒體的關注,也感動了當地一家企業老板。這位老板找到任冬琴,邀請她夏天帶孩子們到南京參加夏令營,任冬琴欣然應允,帶著11名孩子在南京玩了8天,坐地鐵、吃肯德基、參觀博物館、觀看4D電影……每天都玩得很充實。在聯歡會上,孩子們表演了拉丁舞、小合唱和詩朗誦。一個孩子在日記中寫道:爸媽從沒帶自己出去玩過,這次經歷一輩子也忘不了。
  任冬琴為留守婦女組織的創業培訓。
 
  “我的陪伴一定程度上能幫助留守兒童走出孤獨,但最根本的方法還是讓他們的父母回家。”曾經也是留守兒童的任冬琴深有體會。“要想讓他們的父母回來,就必須解決就業問題。如果在家門口能掙得和外面打工差不多的收入,誰還愿意出去?”于是,她牽頭創立了分界鎮“產業到家,牽手媽媽”公益項目手工編織創業培訓班,吸引了全鎮14個村100多名婦女積極參與。在愛心企業的幫助下,任冬琴組織婦女發展了手工編織、服裝縫紉等項目,并借助電商平臺,拓展甜豌豆產業鏈,如今已有30余名留守兒童的媽媽回家就業。
 
  任冬琴還發起成立了幫助留守兒童的公益組織“心靈花園”。讓退休老教師、黨員干部定期到“心靈花園”參與志愿服務,為本地留守兒童提供思想道德教育、法律維權知識普及、心智開發和藝術培養等。“公益是我一生熱愛的事業,我永遠是這群孩子‘心靈花園’的園長。”任冬琴動情地說。(燕麗娟)
 
  任高旗 為殘障人士打造“溫馨家園”
 
  在南劉莊村的溫馨家園里,有45名智力和精神殘障人士。平常,大家在這里吃飯、交流,進行體能和智力康復。誰也不會想到,這個大家庭的“家長”,竟是一名不到30歲的大學生村官,他就是北京市房山區良鄉鎮南劉莊村主任助理任高旗。從2011年擔任村官以來,任高旗用自己的堅持,帶著殘障人士走出封閉狀態,逐漸參與到社會交流和互動中。
 
  任高旗任職的南劉莊村村委會旁有個院子,是良鄉鎮殘疾人康復中心,取名“溫馨家園”,這里集中了來自附近幾個村的45名智力和精神殘障人士。
 
  任高旗回憶,“工作第二年,我第一次走進溫馨家園時嚇了一跳,本來應該進行康復訓練的殘障人士一個個無所事事。有的情緒亢奮滿院子跑,有的一言不發坐在角落里。”這些人的狀態讓任高旗既驚訝又難過,“心里想,他們應該生活得更好些。”
 
  此后,任高旗除了做好村里的日常工作,還將精力投入到了溫馨家園中。任高旗說,這件事難度不小,因為智力和精神殘障人士不僅多數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而且對外界也十分抵觸,“開始沒人愿意和我說話,我就和他們一起吃飯、一起生活,有時候也和他們一樣在地上打滾,慢慢他們就覺得我是自己人,放下了戒備心”。
  任高旗(左二)在教殘障人士做搏擊操。
 
  “但這只是第一步。”任高旗說,他的目的是提高殘障人士的生活質量,改善精神面貌。“后來,我每天抽出一定時間教他們做搏擊訓練、學廣播體操、制作手工藝品等,還組建了搏擊表演隊。”兩年下來,溫馨家園中的殘障人士從之前簡單的“被看護”狀態逐漸進入了“身心康復訓練”階段,生活也逐漸能自理了,“家住得近的甚至可以騎電動車自己來,家人看到這些變化高興得不得了。”
 
  溫馨家園只是任高旗公益助殘路上的第一步。當他真正走進這個群體后發現,僅靠自己一個人的努力遠遠不夠,“因為殘障人士不都住在溫馨家園,一些情況更加特殊和嚴重的人根本沒法出門,他們更需要幫助”。
 
  于是,任高旗想到組建一支志愿者服務隊。他在網上發信息、打電話邀請,但都不奏效。“我們附近有大學城,發動高校學子不是一個好辦法嗎?”任高旗利用業余時間邀請學生們參與志愿服務。截至目前,已有6所高校的1000余人加入助殘行列。
 
  2014年7月,三年的服務期結束,任高旗面臨新的選擇,“我當村官期間爸媽來探望過我幾回,每次都見我騎個車在村里到處跑,心里不是滋味。在他們眼里,我從農村考上大學,就是為了在城里工作。除了父母希望他離開,已經談了6年的女朋友也一直盼著任高旗回城工作。可任高旗覺得自己在南劉莊村的事業還沒做完。“我選擇了續聘,最后與女朋友分手了”。
 
  從此,溫馨家園的小院內一間10多平方米的屋子成了任高旗的“家”,一個簡易的隔斷將“家”分成兩部分,外面是他的工作室,里面是他睡覺的地方。
  任高旗(中)和殘障人士在梨園勞作后合影。
 
  為了讓部分恢復好的殘障人士能自食其力、融入社會,任高旗為他們開辟了一片梨園,作為創業就業試驗基地。“春天我們向社會公開征集梨樹認捐者,300元認捐一棵樹,來年結果了可以將所有果實摘走。這300元就用于梨樹的養護和殘障人士勞作的工資。一方面可以讓更多人參與到助殘行動中,另一方面還能幫殘障人士增加收入,讓他們通過勞動掙錢。”任高旗說。(張靜姝)
 
64
万彩和彩票 利赢彩票 | 鹿鼎彩票 | 中乐彩 | 66cp彩票 | 时时彩宝典 | 五福彩票 |